熱播 雙世寵妃17預告 - 鎮魂珠帶曲小壇回現代?

 


<雙世寵妃原著:爺我等你休妻> 第393-394章

屋子內,僅剩下曲檀兒和鏡心。曲檀兒盤坐在床榻上,而鏡心守在一旁。在她的前面,就擺著那一個裝著鎮心珠的玉盒。

    “鏡心,拿一把小刀過來。”

    “用來做什麼?主子?”鏡心臉色小小緊張。遇上刀這東西,就是得謹慎一點。

    曲檀兒一笑,“不是自殺用的,放心。”

鏡心見她沒什麼異常,才將一把小刀送上來,曲檀兒卻拿著往手指上比一比,想動,卻小臉糾結沒動,……額,沒那膽子。奇怪!電視上,書上的人,動不動就劃自己的手,人家那一個堅決果斷,可她自己真做時,卻劃不下去。

心驚驚的,力度掌握一個不好,就會深,或淺點又不流血,到時要再劃一刀……

    “主、主子,你幹嘛?”

    “我想弄出血出來,哎……”她感嘆,可是怕痛。

    “弄、血……血?!”鏡心大驚,趕緊將小刀搶了過去。

    曲檀兒一臉黑線。

    不過也沒什麼奇怪,曲江臨開盒時,鏡心並不在場。

    “什麼血?”有一道溫潤的嗓音介入,竟然是墨連城匆匆趕回來,但這一個匆匆,在他做起來也十分優雅自然,“檀兒,你們剛剛說什麼?是不是出了什麼事?”他就是聽到於皓彙報的,才會從外面馬不停蹄往府趕。

    鏡心一驚,趕緊將小刀收起。

    若是讓墨連城看到,可要遭殃……

    曲檀兒一揮手,示意鏡心先下去,而墨連城已經衝上床前,仔細打量著她——不,是檢查,全身都仔仔細細地查看一遍。當確定他沒事,再微微眯著眸子,有點危險地道:“說說,怎麼一個回事?本王聽說,今天雪院是鬧得雞飛狗跳的。”

    “也沒什麼大事……”

    曲檀兒懶洋洋地靠在他懷中,有點莫名安心。

    於是,將今天發生的事,原原本本地給墨連城說了一遍。

    “那這玉盒上裝著鎮心珠?”墨連城也興趣來了,特別是聽到曲江臨是以血來開盒,這聞所未聞,見所未見的方式,令他也極為好奇,“檀兒,他說,你的血或者可以,就是因為你碰它,沒事?”

    “嗯,可能是。”她點點頭。


 墨連城試探問:“你說……若本王碰,會不會有事?”

    “別!不准冒險。”曲檀兒一臉緊張,將他的企圖砍掉,曲盼兒那鬼樣子,可不是鬧著玩的,而且,曲江臨說,這東西一般不會要曲家血脈的命,但墨連城不是曲家的,是不是就會要啊?她當然不能冒這一個險。

    “行了,本王沒碰。”墨連城見她一臉緊張,就看出她在想什麼,心底不由一暖,“檀兒想試試嗎?剛剛鏡心拿的小刀,就是因為你想自己割自己?”

    “是呀,可是我又怕痛。”

    “一滴血就行嗎?”

    “嗯啊……”可是,她還是好糾結這一滴血,怎麼弄,才不會覺得痛。

    墨連城淺淺一笑,“抬出小手,告訴本王,剛剛你想割哪裡?”

    “這——”曲檀兒將小手伸出來。

    墨連城素手一動,拂過她的指尖,剎那間,曲檀兒只覺得指腹微微有點刺痛,但一下子又消失,再看指尖上,漸漸溢出了圓圓的一滴血。於是,她臉上一喜,這樣也行?果然比自己弄好多了。

    “滴下去看看。”

    “嗯。”曲檀兒將指尖擠了擠,即將一滴鮮血滴到玉盒上,血漸漸地滲入玉內,接著,曲檀兒本以為盒子會有點變化,但……卻沒動?什麼動靜也沒發生?還有血也不見了?“咦?怎麼回事?”

    “不知道。”墨連城輕握起她剛劃傷的手指,放到唇邊,溫柔地輕吮。

    突然,曲檀兒覺得有一道電流從指間冒出!

    瞬間令她怔住……額,妖孽啊,他要幹嘛?只是這一個小動作,而她的小心臟,竟然有點受不住了?!嗚嗚……

    “檀兒,怎麼啦?你的臉怎麼紅了起來?”墨連城狹長的鳳眸一抬,瀲灧流光溢彩,嘴角,還揚著微微的笑意。

    曲檀兒咬牙切齒!

    這廝,分明是故意的,挑|逗是不是想找扁?明知道她懷孕,不能同房。

    但是,目前她可沒心情,正惦記著盒子中的鎮心珠。

    “城城,盒子沒變化!那是不是說,我的血沒用?”

    “誰說沒用?”

    “額?什麼意思?”

    “盒子上表面那一層紫光不見了。只是盒子為什麼沒有打開,那本王也不清楚。”

    聽到墨連城這麼一說,曲檀兒馬上查看,果然,不見了那一層原本籠罩著盒子的淡淡紫暈光彩,“真的不見了?”她再拿起盒子到處看,也沒有見到有裂縫,不由晃了晃,再聽聽,“額,裡面沒動靜。”

恰在這裡,有一道小小的影子落下來。

    正是那一隻叫“小蜂”的鳥,爪子正緊抓住曲檀兒的手臂上的衣物,張著嘴兒,“吱吱吱!……”叫一個不停。

    “小蜂,你在說什麼?”曲檀兒感覺到小蜂的急促,卻不明白它的意思。

    而墨連城卻一臉訝然,還有一絲不安。

    那鳳眸緊鎖在曲檀兒的臉上,再移到那一隻突然出現的奇怪小鳥,一隻貌似通曉靈性的動物,和她,看起來很熟?為什麼他一點都不知道?
Previous
Next Post »